免费发布信息
信息分类
当前位置:禹城生活网 > 热点资讯 > 生活新闻 >  安仁“不明不白”拆迁惹民怨

安仁“不明不白”拆迁惹民怨

发表时间:2019-05-06 07:10:26  来源:  浏览:次   【】【】【

“我们村要拆迁,当时说回迁楼一平米1300元,向财政所交了两万元定金,现在又说1500,定好的价格说涨就涨。”山东禹城市安仁镇瓦王村王大爷向记者诉苦说,“这是被逼着我们上楼”。

“旧房评估结果不公布,回迁楼价格说涨就涨”

据王大爷讲,2018年秋季村里广播说整个村要拆迁,回迁楼每平米1300元,要求村民先向镇里财政所交两万元定金(80平米的交两万,120平米的三万),2019年四月份再交两万元,同时会告诉村民旧房评估价格,七月份再交五万元。

山东禹城:“不明不白”拆迁惹民怨


向安仁镇财政所交款收据

王大爷为了早选房,于是向乡财政所交了两万元定金。可是前几天村里广播称楼房价格又涨到1500元,这次四月份不是再交两万,而是再让交五万元,七月份再交五万元,八十平米的房子共12万。旧房评估价格还未公布,就逼着村民交钱买回迁楼,价格说涨就涨,王大爷质疑镇政府做法影响政府的公信力。

采访中多数村民担忧旧房评估价格低,而回迁楼价格太高,负担不起。“原先和儿孙在一个院里生活的很好,现在要被赶进楼房,面积小了不够住,面积大了要补好几万的差价,还不算装修,实在负担不起,可是村里要拆迁,不买房又不行。”有村民告诉记者。

记者了解到,该项目共涉及到五个村子拆迁,分别是东赵、西赵、东路、西路和瓦王村,均是安仁镇周边的自然村,回迁楼在已经拆迁的安仁北街村,目前12栋回迁楼正在施工。受访村民多数表示无奈,但又别无选择,目前多数村里已有百分之九十交了定金。

由于回迁楼价格涨了,已经交了的定金能不能退还,也是部分村民关心的问题。

而已经被拆迁的的安仁北街村村民称:拆迁时只告诉了房子的评估价格,根据房屋质量好坏,一般在8万元左右,也有更高的,提前搬迁有百分之十的奖励。拆迁后没有过渡安置费用,需要村民自己解决住房,当时说的价格每平米1300元左右,对涨价还不知情。

“是棚改还是非法拆迁?”

“是棚改还是非法拆迁?”记者在采访中,不时有村民抛出这样的疑问,“没有看到过拆迁公告和补偿安置办法。”

棚户区改造是我国为改造城镇危旧住房、改善困难家庭住房条件而推出的一项民生工程。根据国家法律法规,被棚改人应获得公平、合理补偿的权;依法正常评估的权;关于征收补偿方案的意见权等。

记者网上搜索山东省住建厅公示的近两年棚改项目清单,并没有发现本次棚改项目。

按照规定,房屋评估机构应由拆迁方和被拆迁方协商选定符合资质的房产评估机构。但安仁镇在拆迁过程中单方指定评估机构,被拆迁农户既不知道是哪家房产评估机构评的,也不知道到底是依据什么标准评估的,旧房评估几个月了至今未公布结果。

而有村民称,同属安仁镇管辖的其他村拆迁,房屋评估价格一般为400——600元,宅基地不赔偿,远低于同区域的回迁楼价格。在这里,因拆迁返贫成为可能。

回迁楼质量如何保证?

记者在回迁楼施工现场看到,工地附近没有任何关于项目公示信息,而整个工地更像一个乱摊子。

山东禹城:“不明不白”拆迁惹民怨


施工现场

工地出入门口没有安装车辆喷淋设施、项目内没有水泥路面、土堆和砂石料也没有防尘纱网覆盖、没有四周施工围挡或者高度不够,更没有湿法作业,工地施工现场设施杂乱无章,与住建部门要求的建筑工地“六个百分百”相差甚远。每当有车辆出入工地就会产生大量扬尘。

山东禹城:“不明不白”拆迁惹民怨


车辆出入产生扬尘

值得注意的是,施工所用混凝土不是有资质的商砼站配送,而是现场搅拌,且目测所用沙子疑似不符合要求。现场工人讲,如果用商砼站混凝土一方需要500元左右,而现场搅拌才二三百元,可以大大降低成本。据相关规定,因无法保证质量,严令禁止使用现场搅拌混凝土。

附近一位村民讲,该项目是由周边村三位村支书承建。去年冬季施工地梁,由于没有采取防冻措施,来年春天发现先前施工的地梁掉渣,笑称为豆腐渣工程。

随后记者在工地询问多位工人寻找监理人员,但均称不知情。

记者将工地存在的问题反映给禹城市住建局质检站张站长,多次拨打电话均被挂断,短信联系亦无回复。

而网络搜索该项目的招标信息,亦没有相关内容,疑似为未招标项目。

2013年7月4日,国务院以国发〔2013〕25号全文下发了《国务院关于加快棚户区改造工作的意见》中称,对加强包括棚户区改造等保障性安居工程质量安全管理提出了明确要求,包括项目必须确保足额投入,严格履行法定的项目建设程序,规范招投标行为,落实项目法人责任制、合同管理制、工程监理制,严格建筑材料验核制度。对检查中发现问题的项目,坚决一查到底,依法依规追究责任。对违规企业坚决清出市场,对监管失察的行为也要追究责任。同时,按照国务院的部署和要求,住房城乡建设部和监察部把棚户区改造项目工程质量管理情况,纳入了对各地住房保障工作约谈问责范围。

对诸多疑问,记者采访到安仁镇政府办公室主任杨勇。杨主任向镇领导汇报后称,相关领导都在市里开会,回来了解清楚后再书面回复。记者随后多次督促杨主任回复采访内容,但以在党校学习、问题已经汇报给领导为由,截至记者发稿仍无回复!

2018年住建部发文称,非住建部发文认定的全国重点镇的建制镇,不得纳入棚改范围。

一位律师指出,地方政府热衷于拿棚户区改造的政策来拆农村房屋,是其背后巨大的经济利益驱动及此类项目所搭乘的“政策快车”所致。但无论如何“通融”,这么做的前提是涉案土地必须经过合法的征收,具有起码的征地批文等征地程序材料。(记者邢艳辉)

责任编辑:禹城生活网